当前位置:钻庆看书网 > 古代重生 > 凰绝之今妃昔比

为什么会痛

钟小葵和安琪儿站在人群的中央,两个人面对没有见过世面,非常羞涩的迎合着这许多陌生眼神朝着自己看,但是总感觉很是不自在,不到片刻,耳边风娘清爽的喉咙发出的一声:

“尔等小人,还愣着干嘛?”此时的风娘并不像是白天那样的妖媚动人,而是给人一种说不出话、而又不得不臣服的威慑力,

话音刚落,一阵齐刷刷而又响亮的声音传入耳中:

“拜见阁主,尔等见阁主出山,万分荣幸,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这是随着声音的落下,地面也传来一阵微小的震动,此时所有人都半跪着低着头,不敢直视眼前的女子,因为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直视“她”那便是对她的一直亵渎,

对面这样的场景小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初自己出来的时候,灵老头并没有为自己举行登座阁主大典,虽说自己现在带着阁主的信物,但并不能代表我就是阁主,这些人又是从何处得知,我今天来这个地方只不过是因为老板娘在下午时分给了自己一张字条,

“夜半三更你来寻我”

但却不料自己一进来便是这样的场景,这让我该怎么做,看着这一行人都还跪拜在自己的脚下,却又是怕自己受不起,只能很是青涩的说

“你们这是为何,我不是你们的阁主,你们认错人了”

小葵说完就立即扶起了一并跪地的老板娘,因为她知道,这里的人肯定是老板娘最大,既然是老板娘引起的,那当然还是解释给老板娘听,省的自己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做出解释,

风娘刚刚站起来,就看见小葵的好像在酝酿着什么,便先声夺人:

“阁主,你不必说什么,我们这些人就是为你存在的,即使你不认我们,我们还会认你,为你上刀山,下火海,”风娘的嘴里这样说着,但心里却在想,百年了,还是这个样子,好像,真的好像。

小葵拉着小琪的手,示意这要让小琪为自己解释,可是小琪却无动于衷,因为三年来的相处,他并不觉的小葵是一个平常的人,而出门时,师傅也曾交代,自己的任务是“尽早让小葵明白自己身上担当的重任,她身为阁主,自己的命也便不是她的了,是大家的”对于小葵的身世,小琪也不是明白的很多,但总是感觉小葵不一般。不是因为他的性格,而是真正的从心里感觉到的。

围着小葵跪拜的人,随着风娘的站起,一一都起来了,小葵只为自己捏一把汗,真是的,什么嘛,我说了我不想当阁主的,这些人怎么都这样,诶!看样子后面的路不好走了。小葵心里默默的想着,

风娘看着这样青涩,不懂人世的小葵,心里摇了摇头,姑娘,我们苦苦守候了你差不多一百年,你不要让我们的苦等待白费,这可是我们世世代代的等待,

风娘走出人群,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摘下了手中的镯子,这时小葵才注意到,老板娘的镯子不是一般的,就只说那色泽,都不是夜明珠能相比的,这东西肯定比现代的钻石还贵吧!

请原谅小葵的无知,这个镯子,里面有和小葵玉佩图案一样的花纹,只是一般人看不出来,风娘!风凰阁的三大首长之一,没有人知道她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只是知道她从5岁开始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风凰,者风凰能有如今这样的局面,多半都是因为“她”虽然只负责收取情报,但是哪一个次的争夺中没有他,要知道其他二位首长联手伤他,也未必能在一时半会分出胜负。

这时地下室内看似牢固又年久的墙壁突然从中间被打开了,刚刚打开一点,就被里面的强烈的光芒给刺到了双眼,这时慢慢打开双眼一看,小葵和小琪震撼了,因为里面有一个画像,不对怎么能说是画像呢?是和寺庙里佛祖的尊像一样大的画像,画像再大,也只是画,但是画里的东西,却更让人惊止,

红色的眼眸,红色的发丝,红色的嘴唇,在刚刚落幕的晚霞里显示的更为耀眼,天,是红色的,地面也是红色,就连她手上的那把剑也成为了红色,红色是那么的像鲜血一样的红,剑尖朝下,仿佛有液体留下来一般,顺着下去,那地面上好像流动着那红色的液体,再仔细一看,身穿红衣的女子,周围全是各种狰狞的尸体,

空洞般的眼神凝望着前方,恶魔般的身体,却流落出天使般的忧虑的眼神,像极了堕落魔兽世界的天使,不得不伪装成魔鬼的模样,前进着、生存着、但却又不由自主的怜惜那些被自己残杀过得它们。

不对,即使是红眼睛,红头发,红大衣,但为何,那高挑的鼻子,妖媚动人的眼神,还有那薄厚大小适中的嘴唇,会如此的熟悉,

“她”百年前的韩清国主,现在,就是你眼前的钟小葵,此时的小葵什么也没去多看,只是看见那一双,空洞又忧虑的眼神,感觉心里无比的痛,那感觉不知道用什么去形容,就好像是自己一直在努力保护的四季花,突然间因为自己的爱贪玩,被别人踩了一遍又一遍,直至没有了从前那般的美艳,不,是再也没有了从前一样的美艳。

这样的形容也许很是平淡,但是却能表达出自己心里的怨恨,心突然好痛,好疼,

在画中突然看见那一抹没有穿衣的年轻女子,身边躺着几个猥琐似得粗老汉,还有那女子怀里紧紧抱着的孩童,身子中间横着一把剑,这头是白色,那头却是红色,穿过了两具弱小的身体,但是画面并没有出现在画中,却出现在了刚刚昏厥过去的小葵梦中。

那种怨恨,那种撕心裂肺,在一个静静躺在床上的闭着眼睛的女子,以泪水般的模样流了出来。

只是“她”还在那梦中没有醒来,泪也还在流着。

热门小说推荐:娇妻霸气冷少轻点宠〕〔武将才女花木兰〕〔穿越在梦中〕〔幕后第一宗门〕〔米小晒的晴天〕〔玄云天仙〕〔至虐囚情绝世惊华三小姐〕〔机械心魔〕〔战争角落〕〔君少的男神妻〕〔追溯千年的爱恋〕〔神咒之迹〕〔牛品传〕〔闺策〕〔宫情霓伤〕〔邠毓:从后妃到女侠〕〔公子误〕〔萌系魂主之逆徒犯上〕〔十里红妆之春宵帐暖〕〔一客影江湖〕〔钽吉力亚〕〔无限位面戒指〕〔神木情缘〕〔降魔变〕〔叶玄世记〕〔界灵御〕〔双子之相生相灭〕〔啸天大陆〕〔十悬妖面录〕〔时空穿越的爱恋〕〔倾城倾国的迷糊公主第二季〕〔斩魂传奇〕〔网游之战痕〕〔末世之重塑希望〕〔位面恶魔果实树〕〔海洋天空与龙〕〔学生的那几年〕〔天斩魔恋〕〔最强阔少在都市〕〔诱妻入怀之祺少爱宠〕〔狂龙傲世〕〔脱线仙的异时空之旅〕〔化灵三奇〕〔时空门前〕〔光之契约者〕〔潮启潮洛〕〔幸好错过〕〔前城惘事〕〔我当阴阳僵尸的那些年〕〔回忆里相缠〕〔龙翔雄霸天下〕〔名侦探柯南之变态科学家〕〔断点生存〕〔霸道总裁不要你负责〕〔心中最灿烂的花〕〔浮隐千辰〕〔一念之间一念起一念灭〕〔异穿梭〕〔芳华依旧你却容颜未改〕〔EXO之陷入职场感情〕〔炉石传说之末日游戏〕〔网游之一世风云〕〔我的魔王游戏〕〔我的总裁老婆〕〔七经奇才〕〔我不要当雇佣兵啊〕〔天焚怒〕〔玉之落姬〕〔电竞王者之永不言败〕〔轮回之后的爱恋〕〔生命星〕〔葬爱陌路君请回〕〔霸道总裁我来爱〕〔步履红尘〕〔忱忱之心〕〔败家子系统闯都市〕〔人罪之花〕〔道士娇宠〕〔醉笑陪君三万场〕〔简单的一段〕〔那年守护夏天初步〕〔那段迷失的年代〕〔幻梦人间〕〔网游之大陆纪事〕〔懂王〕〔总裁娶妻:点点羊羊选哪家〕〔碧玉龙王前传之逍遥子〕〔超级达令〕〔倾城王夫〕〔搁浅计划〕〔转瞬亦是千年〕〔凤妃纨绔〕〔追逐的绝望〕〔一个乞丐的自述〕〔危险的新婚夫妇〕〔重倔的剑豪〕〔布莱克回转童年〕〔月族之女〕〔高手Pro之林北声〕〔无限之自由主神〕〔一人一心两不疑〕〔偷偷爱上你之小妖哪里跑〕〔借身〕〔惊澜了四月〕〔传奇法尊〕〔像你一样勇敢〕〔肉包子也是有尊严的〕〔土狗修仙传〕〔佛道恩仇〕〔幻画之境〕〔潜龙蝶影之黑钻石特工〕〔这种感觉真好〕〔吾万族之主〕〔无上双龙〕〔洞仙歌〕〔种田系统 首富世子妃〕〔第2青春〕〔倚兰仙〕〔卡车生活〕〔魂溪
最新入库小说:灵律神界之悲城〕〔女巫恋上猫〕〔洛克王国之征途〕〔敲响天际之门〕〔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妹妹是假少女〕〔末日狂帝〕〔道士爷爷〕〔诡异童话〕〔末日狂帝〕〔将恶人进行到底〕〔最强末日系统〕〔菲花之梦〕〔永恒的长城〕〔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觉醒之天下为敌〕〔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起源方程式〕〔未来神话〕〔诡异童话〕〔末世桐苓〕〔巅峰枪王〕〔杂牌神算〕〔女巫恋上猫〕〔末世来临之末〕〔专属于她的爱恋〕〔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温柔世子宠溺妃〕〔有主见的方润〕〔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诡镇怪谈〕〔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梅萼调〕〔血降〕〔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最强末日系统〕〔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超时代:自由世界〕〔神坑穿越瓦罗兰〕〔带回一只女婴来〕〔大时代战事〕〔构世〕〔赛尔号之雪舞暗夜〕〔超时代:自由世界〕〔永寂山河〕〔灵律神界之悲城〕〔构世〕〔年华独白〕〔宇宙纵横〕〔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炮哥小钢炮〕〔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宇宙纵横〕〔神之迷域〕〔刀塔之小兵逆袭〕〔苍茫末世〕〔三千纪元〕〔恶灵之刃〕〔三千纪元〕〔末日狂帝〕〔夏娜同人系列〕〔为你情深却浅缘〕〔白日极夜〕〔永寂山河〕〔强宠小小姐〕〔网游第二天堂〕〔鲸鲨暗河〕〔恶灵之刃〕〔超时代:自由世界〕〔道士爷爷〕〔网游之争王记〕〔末世兽都〕〔盗墓王者〕〔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起源方程式〕〔夏娜同人系列〕〔道士爷爷〕〔鲸鲨暗河〕〔末世兽都〕〔觉醒之天下为敌〕〔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神坑穿越瓦罗兰〕〔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苏苏营救计划〕〔走啊去捉鬼〕〔最强末日系统〕〔山海不平隔云天〕〔构世〕〔构世〕〔末日狂帝〕〔冰封炽热的世界〕〔刻浊星逝〕〔诡异童话〕〔凉凉的爱意〕〔古荒道月〕〔恶灵之刃〕〔新夜半鬼叫门〕〔家有妖医〕〔起源方程式〕〔苏苏营救计划〕〔夜色镇迷案〕〔北武都尉司〕〔神之迷域〕〔永寂山河〕〔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宇宙纵横〕〔夏娜同人系列〕〔末世兽都〕〔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夏娜同人系列〕〔魔兽世界编年史〕〔觉醒之天下为敌〕〔末世桐苓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