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钻庆看书网 > 快意江湖 > 开封有个哑娃娃

一、天上掉下个小娃娃?!

【一】天上掉下个小娃娃?!

相比起江南,京城的夏季真的是热到让人无法忍受,连一向活泼的展大人都变得蔫蔫的,更别提京城的达官贵人了,不过,也有几个十分享受这炎热的夏天,这不,庞太师现在就坐在一大盆的冰块前优哉游哉的喝着冰镇过的杨梅汤,时不时还摸摸那大的可以肚子,看着那惬意的样就让人想上去揍上一拳。

那么我们的亲亲御猫大人先在哪呢?

身为包拯的得力助手,展昭现在正坐在枣红马背上前往东郊的路上,早上有人来报案,说是村里的河里出现了一具尸体,因为天气的问题,怕尸体出现什么变故,包大人立刻派展昭前去看看,并将尸体带回,现在正是大中午,太阳比任何时候都要毒,展昭抬手擦了擦汗,顶着太阳呼出灼热的气,心中默念了几遍自己不热自己不热,又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后已经热的不行的王朝和张龙,就差和厨房大娘养的阿黄一样吐舌头了,叹了一口气,虽说为百姓工作很高兴,但是任谁顶着这么大的太阳都会受不了吧。

因为这几天温度高,所以就算快马加鞭,尸体也已经发臭了,展昭捂了鼻子查看起来,尸体是衣着平常,看上去有些许的凌乱,应该是生前和人拉扯所至,全身并没有什么刺伤,也许是溺死,但在进行尸检之前并不能下定论,由于味道实在是太重,展昭表示这种事情还是让公孙先生来吧,便让王朝准备让尸体带回去,看着面目模糊的尸体,展昭突然想起开封府停尸房里那存放十来天的尸体,不禁一阵恶心,脑中闪过一个白色的身影,又不觉勾起嘴角,如果让那个人看见这个尸体,估计那张脸上会出现十分僵硬的表情,估计会直接冲出去吐,毕竟那个人可是有很严重的洁癖呢。

包拯刚刚从王丞相府中回到衙门,就听见到处都是吵闹的声音,依稀听见“孩子”、“受伤”等词,赶紧栏住一个匆忙的丫鬟问了问,丫鬟端着一盆清水,脚步急匆匆的,去的方向是展昭所住的后院“大人,是展大人带回来了一个受伤的孩子。”包拯一听赶忙和小丫鬟一起去了后院。

展昭站在房门口,见包拯匆匆走来,忙上前“大人。”

“展护卫,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这孩子从何而来?”包拯听见公孙先生的声音从房中传出,知道公孙先生已经在屋内为那孩子诊治,所以先问了展昭大概的经过。

展昭将回程路上的事情与包拯说明,原本是带着尸体回来的,因为怕尸体腐烂的更厉害,所以展昭选了一条阴凉的林间小路回来,忽的听见林子里鸟声慌乱,一时不解,随之刮来一阵大风,马儿也受了惊,展昭安抚马的时候,枣红马突然扬天长啸,展昭抬头,看见一道白光闪过,落于树林的另一边,展昭正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的时候,枣红马动了,往白光降落的地方走去,走过树林后,眼前是一片草地,碧绿的草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生机勃勃,而突兀的是,原本平整的草地上有一个不小的大坑,坑中正是刚刚从天而降的白色光芒,展昭下马走到坑前,待白光消逝,小心的往坑中看去,竟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脸上脏兮兮的,一头长发胡乱的披散在地上,身上是一件大人的衣物,只是那衣服也奇怪,是蓝白条纹的一套,展昭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然那是因为我们的展大人不知道“病号服”三个字,没错,病号服!

展昭正纠结于衣服,忽然觉得似乎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枣红马直接到了那个孩子的身边,低下头拱了拱孩子小小的身体,身子翻了个面,血的味道刺激到了枣红马,枣红马叫了几声,展昭回神,空气中的血腥味变得浓了,见孩子身上不小的伤口,立刻便抱起了孩子跨上马背,拉住缰绳快速的朝开封架马奔去,到了衙门,展昭把孩子安置在自己房中,立刻跑到书房把正在书房看书的公孙先生拉了出来,公孙先生表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领子一紧,一阵劲风吹过,自己就到了展护卫的房门口,当然身为一名大夫,公孙先生看见满身血迹的小孩,立刻便开始检查起来,顺便把展护卫扔了出来?!美其名曰太占地方,而且也帮不上什么忙,虽然展昭心里感觉不舒服,不过身为习武之人,除了什么内伤、扭伤之类的好像真没什么会的了,反正把孩子交给公孙先生展昭还是很放心的。之后也就变成了包拯刚刚回来看到的那样。

“如此说来,这孩子是从天上降了下来的?!”包拯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不知在想什么。

展昭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孩子既然是从天上降下的,那也就不会是个普通人,正想着,便看见房门开了,公孙先生走了出来,展昭赶紧上前询问孩子的情况,公孙先生走到井边舀起水桶里的水洗手,撇撇嘴“你从哪里带回来的这个孩子?身上的伤未免太深了,差一寸就救不回来了。”

“那么孩子没事了吧。”这次倒是包拯开的口,公孙愣了一会,点了点头,展昭立刻就进了房间,公孙淡定的拿毛巾擦了擦手,见公孙一直看着展昭的背影,包拯拍了拍公孙“怎么了?那孩子有什么问题?”

公孙摇了摇头,摸了摸下巴“有没有问题我不好说,不过·····真的有点像啊······”。包拯也不确定公孙后面的那句话是不是在和自己说,只是见公孙眼中莫名的精光一闪,默默为展护卫点了盏灯,随即又见公孙疑惑不已的面容,包拯也不禁疑惑了,’这孩子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何会从天上降下?‘

热门小说推荐:斩魔弑仙〕〔忘忆桃花〕〔曾经泪水打湿了被子〕〔傲行九天〕〔地球之子〕〔我的自选集〕〔再见温卿与远真〕〔冷酷总裁为爱痴狂〕〔机械师小莫〕〔网游之厨神传承〕〔老古板的小网红〕〔君恨我生迟〕〔喜欢是舌绽莲花〕〔一八一九〕〔《逆天传奇·魔界迷踪》〕〔能做主角但没必要〕〔小雅的奇幻夏天〕〔彼岸前桃花落〕〔天之道〕〔这只猫咪有点攻〕〔捡到一只小人鱼〕〔十二地支的救赎〕〔来吧异界屠龙〕〔苍溪之战〕〔笛末〕〔论熊孩子的作死史〕〔灵界仙魔〕〔丧尸舞会〕〔超神勇士〕〔最后一个棺材匠〕〔你是我的万里星辰〕〔锦绣庄园之最强农女记〕〔异世界回忆录〕〔恶之恶〕〔绝代物种〕〔封魔的一生〕〔屋檐下的山豆〕〔暮色四合〕〔狂炎劫难〕〔仙路黄昏〕〔幻梦幻心〕〔战神联盟之人类世界的光暗〕〔寂灭天命〕〔末世通灵王〕〔鬼王毒妃:废柴太逆天〕〔做我小弟吧〕〔网游之俯视〕〔新界船〕〔血殇泪葬千年〕〔天之谴〕〔红妆倾九〕〔青葱荏苒〕〔蜃世雪〕〔星河为我〕〔生化危机篇之末世争雄〕〔狂刀怒剑惊神枪〕〔此生共尔入丹青〕〔乌鸦人生〕〔繁华紫禁〕〔修行之道:破魔而生〕〔火影逍遥传〕〔金剑飘零〕〔被占卜的命运〕〔情和谊〕〔罪案调查之重现光明〕〔东城的浪子〕〔一念瞬变〕〔东京往事2020〕〔棺人封诡〕〔远方是你〕〔诏国龙图〕〔相爱男神带回家〕〔桃花仙人〕〔妃卿不可帝王请深爱〕〔我的灵摆男神〕〔山河自杞〕〔仙怡〕〔死亡囚笼〕〔重生之冷面王爷〕〔山海历图志之大唐黄楼梦〕〔末日争霸之杀神〕〔叶云轩〕〔重生之都市演绎〕〔逍遥罪〕〔无限魔兽〕〔女武神之契约者〕〔诸神理论无限〕〔三英战貂蝉〕〔灵裔时代〕〔全能男星〕〔烟雨楼之逍遥楼主俏佳人〕〔网游之九州世界〕〔我们师徒在长黎〕〔神陆记〕〔魔法师夜谭〕〔股票玩家〕〔天命玄凰〕〔守缘〕〔一念寻亲记〕〔我不过是个阴阳先生〕〔tfboys之樱花柠源〕〔恐慌者〕〔守护甜心之唯世的獠牙〕〔最后的杀手〕〔小女徐照歌〕〔云起芸落〕〔走进你的世界之樱花之恋〕〔宇天寂寥〕〔公主谋心〕〔凡瑶传〕〔渎语〕〔天镜琉璃传〕〔寒月舞〕〔妖孽鬼医痴傻五小姐〕〔一叶绿萝之情深言未了〕〔江湖武林刀光剑影情仇恨〕〔降星河〕〔剑灵之武神传〕〔宫少的魔力娇妻〕〔只为你倾倒
最新入库小说:不要再逃了〕〔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彼岸可有花〕〔灵律神界之悲城〕〔网游第二天堂〕〔巅峰枪王〕〔沧澜锁卿魂〕〔寻亲旅恋〕〔江山如画与君共赏〕〔家有妖医〕〔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赛尔号之碧瑶〕〔我是太皇太后〕〔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冰封炽热的世界〕〔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山海不平隔云天〕〔魔兽世界编年史〕〔火影之宇智波曦月〕〔盗龙陵〕〔超时代:自由世界〕〔特工王妃驾到〕〔鲸鲨暗河〕〔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网游第二天堂〕〔婚不作祟〕〔梅萼调〕〔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末世兽都〕〔血族灵契〕〔香草布丁选项〕〔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嬴政秘史〕〔强宠小小姐〕〔网游之争王记〕〔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菲花之梦〕〔新夜半鬼叫门〕〔走啊去捉鬼〕〔夜色镇迷案〕〔失忆大小姐〕〔集万宠于一身〕〔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带回一只女婴来〕〔觉醒之天下为敌〕〔暮去待你归〕〔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带回一只女婴来〕〔觉醒之天下为敌〕〔沧澜锁卿魂〕〔特工王妃驾到〕〔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玩世不恭小妖姬〕〔眉间轻点泪花妆〕〔北武都尉司〕〔万界崇凰〕〔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三千纪元〕〔末世来临之末〕〔戒不掉你的笑与酷〕〔网游之重启战魂〕〔赛尔号之碧瑶〕〔总裁大人太温柔〕〔特工王妃驾到〕〔妹妹是假少女〕〔三千纪元〕〔一条狗引发的血案〕〔温柔世子宠溺妃〕〔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刻浊星逝〕〔与心相连〕〔废土生存法则〕〔眼中无泪心流泪〕〔新夜半鬼叫门〕〔血族灵契〕〔起源方程式〕〔年华独白〕〔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石连草〕〔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敲响天际之门〕〔血降〕〔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苍茫末世〕〔夏娜同人系列〕〔倾城落雪〕〔赛尔号之雪舞暗夜〕〔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神之迷域〕〔未来神话〕〔传说之下之时间线〕〔启征途〕〔香草布丁选项〕〔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穿越之最强幻师〕〔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年华独白〕〔杂牌神算〕〔不要再逃了〕〔EXO之为爱起舞〕〔凰绝之今妃昔比〕〔三世千絮若迷离〕〔年年岁岁声声慢〕〔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传说之下之时间线〕〔囚爱之邪帝霸爱〕〔红颜乱之公主遗恨〕〔白鹿归〕〔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EXO之你好鹿殿下〕〔宇宙纵横〕〔网游第二天堂〕〔大时代战事〕〔鬼王的傲气小姐〕〔十年繁华依旧〕〔那时我们都不懂爱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