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钻庆看书网 > 西方奇幻 > 血液羁绊

人或是魔

当金色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照亮整个寝宫,床上人缓缓睁开双目。紫色的瞳仁在熠熠的阳光下,宛若奇珠异宝一般,夺人眼。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掀开被褥,赤脚踏在冰凉的地板上。如平日一般穿好衣物,抽出一根缎带,简单的束起银白的长发。狭长的凤目,凝视着窗外的景象,纤长的睫毛挡住绚丽的紫眸,看不懂他的心思。

门,无声的开了。嗅着早饭飘香的味道,泽里佩并没有回头。而代替贴身用人为泽里佩送上早点的多特利却是看呆了。偌大的窗前,纤细的身影负手而立,银白的长发甚是夺目,阳光在他身上镀上一层金光,宛若天神,神圣不可触犯。相比起恶魔般堕落的妖艳,这似乎是这具躯体另一个极端的美。

察觉到身后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泽里佩带着疑惑,慵懒的回眸。那不是自己的贴身佣人,是昨天晚上来自己寝宫的奇怪男人。他身上有一种阳光的味道,俊朗的模样与健壮的身躯并不逊色于自己中意的那些美丽少年,湛蓝的双眼,清澈透明。嘴角微微上扬,瑰丽的紫眸,灿若星河。

“为什么是你?”没有戏谑与轻佻,依旧好听的声音,却是与那个银白恶魔判若两人。

“我想看看泽里佩。”

“你怎么敢直呼我的名字?”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为什么会忍不住的想靠近他呢?来到多特利面前,“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你总是这么说,可是你永远都不会这么做。”拥有温度的手,触碰白皙的脸颊,那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开什么玩笑,”拿开在自己脸上抚摸的手,笑得肆意却悲凉,“我是大家眼里会吃人的恶魔,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如果你是恶魔,就不用吃这些东西了。”多特利指指桌上的早点。

“你居然相信我是人,”耸耸肩,“真奇怪。”

“不好好珍惜的话,以后你就吃不到那么香的东西了呢。”拿起涂抹奶油的小蛋糕,放到泽里佩的嘴边,那家伙却是伸出舌头把那上边的奶油舔了个干净,然后冲着多特利摇摇头。

无奈的笑着,原来是喜欢吃甜的东西啊。手放在泽里佩脑袋上,宠溺的揉着。泽里佩微微眯起双目,似乎并不抗拒这样的做法,任由着多特利弄着。两人却并没发现站在门口处的女孩,精美的双眼瞪得浑圆。

一只手,捉住多特利拉往一边,另一只手推开头发已经凌乱的泽里佩。古尼站在二人之间,双眼带火看着自己的弟弟。

“泽里佩,他是我的未婚夫。”

“哦。”紫色的眸,看着古尼身后的男子,一阵失落。

“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都不在意,可是多特利是我的。”

“那你拿走便是。”耸耸肩,继续回到窗边,负手而立。紫色的双眸,一阵失落与哀凄。

古尼拉着多特利的手,强扯着离开泽里佩的寝宫,精致的脸满是怨念。正想依偎在多特利怀里抽泣,却被躲开,那张脸,诧异且愤怒。却是强压怒火,笑得虚伪。

“亲爱的,别那么见外。反正我也是你未来的妻子.....”

“泽里佩其实没有......”

“他是恶魔,你不要被他迷惑了。”

“他是你弟弟。”

“只是名义上是。你觉得我们会说我的弟弟是个恶魔吗?”

“他是人啊。”

“我想你是没见过他可怕的样子。”

闻言,多特利不再理会古尼的话,随她拉着自己往后花园走去。泽里佩可怕的样子,是什么?尖锐的獠牙没入血管,贪婪的吸食着人类的血液,堕落的笑声,血海中飞扬的长发,踏血的舞蹈。见证过血族的他杀人的景象,自己都接受了,那还有什么更可怕的呢。

嗅着百花的香味,姹紫嫣红的群花中,古尼在上演花海中的舞,婀娜多姿,可多特利却是毫无兴趣。他的目光落在铁质门栏之后的世界。那是一望无际的花海,颜色更是鲜艳,紫与红交错渐变,如若两个人格转换的星空。红若血,紫如兰,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宛若血的泥潭,在召唤灵魂。

花海簇拥的唯一的楼,尽是泽里佩所在寝宫的楼房,偌大的玻璃窗,白衣的身影站在窗前,太远的距离,看不清容貌,读不懂眼神可只一眼便看见那个独立身影所覆盖浓烈的忧伤。

玻璃窗开,银发随风飞扬,紫色的双眸,迎着熠熠的阳光,折射亮丽的光。绝美的脸庞,平静如若止水,含带着孤独与悲凉。长叹一声,抬起手,遮住耀眼的暖阳。

执起一缕银丝,无奈的轻笑。主啊,为何,赐予我如此的容貌,难道你厌弃我吗?还是说你早已设定好我沦落成魔的结局?

紫色的眸,血红的光影,不经意间,一闪而过。眼前一黑,纤细的身躯摇晃几下,昏厥在地。

无声的黑暗之中,两个一模一样的灵魂在对白。

“你是谁?”注视着绯红双眸的男人,怎么会,相同的容貌。

“呵~”他只轻笑,转身隐退。那一瞬间,绯色的眸,血色的泪,悲哀的光……

夜里的风,吹入室内。昏迷在地的泽里佩颤抖一下,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无奈的笑笑。扯扯身上的衣装,站起来。自己最近真是越来越奇怪了,总是会无缘无故的痛苦起来。

终于摆脱古尼,多特利靠在旋梯上长呼一口气。抚摸雕花的护栏,想起血族的泽里佩总是喜欢坐在高处晃着腿,唱着好听的歌,不知他现在怎样了,估计平日总是挨这兄弟姐妹的欺负吧。

“啊,多特利。”雄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多特利转身,看见Bathory老爷正站在旋梯下,仰着头看着他。

“恩,伯父。”毕恭毕敬的问好,同时感受到一个不好的预感。

“这一天里与古尼相处的可好?”

“.....还好。”

“即使是长女,脾气却有些许娇惯,希望你能理解。”

“......”古尼并不是多特利喜欢的女孩类型,即使满腹诗书,样貌可人。她对泽里佩的抹黑与挖苦,在多特利眼里都是不可原谅的。嫉妒心太强的女孩,无视至亲的感情,虚荣且肤浅。

“啊,你本是边防的骑兵。现在要你成为公国的十字近卫军的骑士不为过吧?”

“十字近卫军?”

“恩,那的俸禄可比你如今的高的多呢。”

“这.....”没等多特利多想,Bathory老爷挥手,仆从端着一套衣装,来到他的面前。精致的盔甲,还有锋利的剑。看着公爵有少许皱褶的脸,多特利不得不恭敬的收下。

“这很好,你父亲也是希望你这样做呢。”男人带着笑容,在仆从跟随下,离开空无一人的楼层。

捧着微微沉重的衣装,多特利正准备回房间,却看见正站在旋梯上的颀长身影,紫色的双眸正盯着他手中的盔甲。没有与他搭话的意图,直直走下旋梯,与多特利擦肩而过。这却是让多特利急得紧紧抓住那只纤细的手腕。

“泽里佩。”

“.....”

“你要去哪。”

“关你什么事。”绝美的脸没有表情。

“对不起,今天。”

“你是大姐的未婚妻,这是理所当然。”

“你要去哪,我和你一起吧。”

“算了吧。你都是十字近卫军了。和一个恶魔一起走,也不不怕人嫌。”

“那你就更不能一个人出去了。”吩咐仆从把衣装带回房间,拿着佩剑站在泽里佩的身边,一副不管怎样都要跟着你的模样。

“......”泽里佩没做声,迈着修长的腿,走出门,坐在一辆马车上。

打开马车的窗户,感受着拂面而来的风,甚是舒适。泽里佩却并没有说话,闭起狭长的双目。顺着泥泞的路,马车驶到一处破旧的墓园。似乎是被抛弃许久,每个十字架都残缺或是被风蚀。银白的身影,踏着腐朽味道的泥土,站立在一处墓前。双眼充满哀怜。

“多少年了。您说的却并没有成真呢,”手中的雏菊放在风蚀的十字架前,“愚蠢与无知的世界,我是神遗弃的孩子啊。”

“.......”泽里佩闭上双眼,感受着空气中的腐朽的味道,眼角处,流淌着晶莹的泪。

“如果可以,我也想和你一起去那边的世界....”泽里佩在哭,那么的无助。看在多特利眼里,是心疼。

“这是第十年了。那边的世界还好吗?我一个人活着,很是孤单呢。”修长的手指擦拭眼角的泪,看着风蚀的十字架,暗自呢喃。

多特利看着失态的泽里佩,心中不忍一阵疼。原来,原来,他是这样的吗?孤独的活着,抑郁,孤单。缓缓上前,想要环抱颤抖的人儿,却不料,血腥的味道传入鼻息。在那些废弃的墓穴中,挨个的出现几些人影,趁着微弱的月光,看着他们妖艳的面孔与血红的双眸,多特利不由得一惊。血族?看向泽里佩,他还只是一个人类啊,不是血族公爵,那些低等的血族,凭什么不能攻击他呢。

“这里很危险呢。”扯住仍站立在墓前的男人,往后走。却发现那个赶车的马夫,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真是美味的点心啊。”那声音慵懒且邪魅,倚靠在马车边,斜倪着银白的身影。

没等多特利反应过来,他向泽里佩袭去。毕露的獠牙,泛着寒光,莹莹的血目,是凶残的光泽。血色的液体染红银白的发,打在白衣上,如若雪中的蔷薇般刺目。湛蓝的双眸,只剩绝望与愤怒,却在下一瞬间,变成了诧异。他看见,那个银白的身影,放下染血的手,袭击他的血族化为灰烬。回眸,绝美的脸上带着血花,本是紫色的双眸绯红一片。妖异与邪魅,血的华尔兹在这荒废墓园中无声上演,飞扬的发丝与堕落的笑,在绝世的妖颜上幻化做再熟悉不过的轻佻。冰冷的血液浸染大地,被杀死的血族,灰飞烟灭。

泽里佩停下手中的动作,最后一个血族也在他手下化作飞灰。他睁着绯色的双眸,茫然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狭长的凤目汇聚着血色晶莹的泪,在苍白的脸上纵横。修长的玉指,伸向多特利,说不出话来,脸上是痛苦的神色。多特利快步上前,搂住泽里佩的身躯,果然,那是冰冷一片。

“泽里佩?你.....”无法相信眼前的场景,只看着怀中的男人痛苦到扭曲的脸,然后缓缓闭上双目,失去意识。

环顾四周,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把他拖上马车,自己跨坐在马上,沿着记忆中的路,回到Bathory家的城堡。

把泽里佩放回到床上后,多特利仔细的为他换掉被血染的白衣,擦去脸上的干涸的血液。打量着一动不动的人儿。被自己拉住的手,正缓缓的恢复着体温。为什么?会这样?你究竟,真的是恶魔吗?

热门小说推荐:造物主的我〕〔假的奇门遁甲〕〔羽翼之唐门〕〔妙手医王〕〔傲世邪尊魅惑天下〕〔闪电王者〕〔一路风波〕〔网游之灵法界临录〕〔煮魂〕〔上帝粒子G〕〔我的影后〕〔血魂厄劫〕〔异次元的郗建民〕〔巅之爱〕〔证道圣尊〕〔神界传承在都市〕〔美人为馅之青颜〕〔盗遍诸天〕〔旭的故事〕〔吟唱的魔法使〕〔光明降临〕〔这丫儿有点爱〕〔盛夏美景〕〔亦痕〕〔红色黑色桃色〕〔巾帼女医传〕〔生物危机〕〔逆命剑世〕〔玖玖江湖记〕〔纵横灵恸〕〔水果味道的恋爱〕〔启灵魔与法〕〔乐夜笙歌〕〔都神经了〕〔神回过风尘〕〔罪之旅途〕〔冰蓝色的瞳孔〕〔毒战纪〕〔仇在人间〕〔查理九世之鬼火桃花的阴谋〕〔憨笑半步爹〕〔我在乱世那些年〕〔云松令〕〔都市横行录〕〔流香桂〕〔行脚医身边的灵异事件〕〔恰逢遇见你〕〔亦龙吟〕〔九转幻婴决〕〔七岁重生少帝〕〔美女之全才学生〕〔亘古之魂〕〔战神联盟之金色心灵〕〔冥荒寂〕〔三族通帝〕〔灵器领域〕〔唯你在我心上〕〔凌荒传〕〔我叫冷夜月〕〔梦天记·修真界篇〕〔灵尘传说〕〔三世悲凉〕〔圣白高塔〕〔磊凯之枫下的秋千〕〔重生在星际〕〔斗夺〕〔天灵灵地灵灵守财要守命〕〔糟了要穿帮〕〔我真的不是侦探〕〔七星之海〕〔次元大作战〕〔科武世纪〕〔三更月谈〕〔穿越之魅影重生〕〔命魂契〕〔天王赛地虎〕〔造界之神之无玄界〕〔重生异界之剑圣异闻录〕〔战神联盟之说不出口的爱〕〔杀罚证道〕〔网游之步步为盈〕〔匠心王妃〕〔初终是你〕〔神女毒妃很倾城〕〔红颜远难相忘〕〔奇幻音符〕〔影错落〕〔天道东来〕〔未归.至死不渝〕〔超宇〕〔网游之锋芒不敛〕〔战联之穿越时空〕〔恶毒女配考核记〕〔祥总裁在上我在下〕〔二傻子盗墓〕〔与你有关与爱有染〕〔异界之财权天下〕〔末元世〕〔纯阴之体〕〔浮华九天〕〔忘在橱窗的友情〕〔永恒仙塔〕〔吾即重生则天下无尊〕〔捂泪〕〔久等了〕〔独一无二的自己〕〔陌上花开一点红〕〔绝世神医逆天天才九小姐〕〔玄花之印〕〔花开自有花落期〕〔穿越火线之武警部队〕〔剑意寒心〕〔说不定就能成为好的作品呢〕〔我不是主角但又那么强〕〔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长夜漫漫何时旦〕〔歌姬傲世〕〔网游之月蚀苍穹〕〔为奴百年〕〔万控领域
最新入库小说:构世〕〔起源方程式〕〔妹妹是假少女〕〔末世兽都〕〔三千纪元〕〔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构世〕〔女巫恋上猫〕〔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巅峰枪王〕〔家有妖医〕〔将恶人进行到底〕〔道士爷爷〕〔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诡异童话〕〔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灵律神界之悲城〕〔觉醒之天下为敌〕〔白日极夜〕〔敲响天际之门〕〔网游之争王记〕〔末日狂帝〕〔杂牌神算〕〔洛克王国之征途〕〔利刃侠〕〔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觉醒之天下为敌〕〔最强末日系统〕〔走啊去捉鬼〕〔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夜色镇迷案〕〔最强末日系统〕〔三千纪元〕〔神之迷域〕〔温柔世子宠溺妃〕〔年华独白〕〔起源方程式〕〔构世〕〔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鲸鲨暗河〕〔最强末日系统〕〔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苍茫末世〕〔起源方程式〕〔超时代:自由世界〕〔末世桐苓〕〔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刀塔之小兵逆袭〕〔苏苏营救计划〕〔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末世来临之末〕〔神之迷域〕〔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宇宙纵横〕〔古荒道月〕〔夏娜同人系列〕〔冰封炽热的世界〕〔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神坑穿越瓦罗兰〕〔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末日狂帝〕〔灵律神界之悲城〕〔有主见的方润〕〔女巫恋上猫〕〔北武都尉司〕〔凉凉的爱意〕〔恶灵之刃〕〔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诡镇怪谈〕〔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专属于她的爱恋〕〔觉醒之天下为敌〕〔宇宙纵横〕〔未来神话〕〔末世桐苓〕〔强宠小小姐〕〔道士爷爷〕〔末日狂帝〕〔冰封炽热的世界〕〔梅萼调〕〔末世来临之末〕〔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菲花之梦〕〔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炮哥小钢炮〕〔超时代:自由世界〕〔诡异童话〕〔血降〕〔苏苏营救计划〕〔宇宙纵横〕〔末世兽都〕〔魔兽世界编年史〕〔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末日狂帝〕〔永恒的长城〕〔大时代战事〕〔神坑穿越瓦罗兰〕〔末世兽都〕〔末世桐苓〕〔带回一只女婴来〕〔盗墓王者〕〔炮哥小钢炮〕〔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夏娜同人系列〕〔永寂山河〕〔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夏娜同人系列〕〔山海不平隔云天〕〔为你情深却浅缘〕〔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诡异童话〕〔构世〕〔恶灵之刃〕〔网游第二天堂〕〔刻浊星逝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