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钻庆看书网 > 西方奇幻 > 血液羁绊

海风呢喃,甜吻与欢喜

人魔境地的跨越之旅,似乎童话中的爱丽丝结束跨次元的旅行,回到自己的世界一般,让多特利感觉格外的亲切。不久前魔法交错争夺,遍野横尸的密林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和还是多特利变成血族之前一个模样。猩红的眼眸,凝视着这片土地,过往的景象依稀在脑中浮现,多特利垂下眼眸,微微的叹息。

察觉身边男人的异样,冰凉的手,盖住覆满愧疚的双眸。当再次睁眼,看见的又是别样的景象。那是在豪华游轮的甲板上,护栏之下是翻滚的海水,海风拂面,记忆里,这是咸咸的味道。

“怎么把我带到这里?”发现自己穿着怪异的斗篷,摘下帽子看着身边的妖娆男子。

“嗯哼,”泽里佩抬眼,暗黑的阴影下,狭长的凤目中,镶嵌着一副紫罗兰一样颜色的双瞳,璀璨宛若天边的星,“别把帽子摘下来。”

“......”正如其人一般,话语永远都那么令人捉摸不透。

“啊,多美的湛蓝。”玉指抚过猩红的双目,褪色变为清澈的湛蓝。

“你.....”诧异的看着妖颜之上,瑰丽的颜色,说不出话来。

紫罗兰与湛蓝的对视,是沉浸在暗夜中的沉默。银丝飘飞,黑发凌舞,在海浪的声音中,编织冰冷却恬静的故事情节。沉静既已无言,修长的手指勾起下巴,端详倾城的妖颜,最后落在饱满的薄唇之上。真是诱人呢。

“两位先生,您们不参加派对么。”穿着服务生制服的***在他们身后,毕恭毕敬的语气。

“啊哈?不了,”摆摆手,没有回头,“我对派对没兴趣。”

“那这位先生呢?”看向多特利。

“他也不喜欢。”强行搂住多特利,覆上冰凉的唇,“为什么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呃......”意识到场面的尴尬,于是迅速离开。

浪漫的夜,唇间柔软的触觉,再次挑起多特利的泛滥的情感,似乎无法抗拒,搂住泽里佩纤细的腰肢,热烈的回吻。长驱直入的舌舔过对方口腔中每一寸黏膜,粗鲁的回应很快遭到怀中人的不满,直到獠牙咬破嘴唇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什么嘛。”绯色的双眸满带着羞涩,把脑袋宁向另一边。内心却是窃喜。

“这是你自己主动的哦。”耸耸肩,看着夜幕下的天空,依稀嵌着几颗星,还有皎洁的明月,月明星稀美景啊。抿唇,自己这是怎么了。他,的确是个美丽的家伙,可是那是男的啊,搞什么。

“.......”泽里佩依旧没有回头,也是没有回答,当多特利强拉着他转过脸时,却是哭笑不得的发现,这个家伙的眼角,流下一串晶莹的液体,脸上却完全没有悲伤的神色。无奈的揉揉银色的毛发,思索着怎么把他恢复的正常。

“你,是不是,喜欢男的?”唯唯诺诺根本不是第七公爵的风格,单这一点,多特利便知道这家伙并不正常。

“.......”就算不正常也依旧是毒舌啊。

“你亲了我。”小寡妇一般的幽怨神情,直直的盯着多特利的脸,似欲要看穿什么一般。

“那又怎样,”被逼至无奈,似乎自己是有那么点变态,可是,可是,“是你主动吻我的啊。”

“噫,想不出你是这种人,”啧啧两声,满是欣喜的盯着多特利窘迫的脸,“你真是个变态。”

“........”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

“你是不是喜欢我。”某妖孽喜笑颜开,这阴晴不定的性格,让多特利很是纠结。

“公爵大人难道不喜欢我这个变态?”

“啊哈?”

“那你还带我出来。”

“呃......”

“既然不喜欢我,待会太阳出来,您就请自便吧,我.....”话没说完,玉指便抵住那双柔软的唇。

“你给我听好了。你敢再死一次试试?”恶狠狠的说辞,为何会那么动人。紫色的双眸,泛滥的波纹似乎是刺痛心底的伤而扬起的情绪。似乎有跨越千年的故事堆积于此,可是看不清,那是什么感情。

暗淡的月,投下的银光覆盖在海面上,随浪而破,如浮动的银片,翻飞的银丝,与他身上白色的斗篷,融入这幅绝佳的景象之中,美如画卷。就像,就像夜中的月天使,挥舞着暗淡的纯洁,闪耀着紫罗兰瑰丽的光。

多特利缓缓走上前,环抱纤细的腰,把头靠在狭窄的肩膀上,呼吸着奇异的暗香,情绪在翻滚。感受着冰凉的怀抱,泽里佩唇边勾起妖异的笑容。注视暗黑的苍穹,轻笑。你只能属于我啊。薄唇轻启,夜妖般的嗓音,缓缓流淌,覆盖暗黑的苍穹――

........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一片破败的景象,幽灵放荡歌唱

黑色迷迭香绽放,藤蔓蜿蜒生长

灵魂张望,信仰血色的月光

........

船上摇摆的夜晚,多特利坐在真皮的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孤星与月在暗黑的天空悬挂。秀丽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慵懒且优雅。包厢中的软床上,银发的男人在沉睡,纤长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投下一片暗影。没有温度的躯体保持着一个姿势,静静的躺在洁白的床褥中,似精美的玉雕,蝶翼般微微颤动的睫毛,是唯一活着的迹象。

多特利走至床边,坐在床沿上,湛蓝的双眼,倒映男人的睡颜。苍白美丽的容颜,无法琢磨的内心,整个人都如重重迷雾包围一般,朦胧,危险,却迷人。修长的手指执起一撮银丝,在指间撩动,戏谑之下,玩味之中,包裹着怎样的灵魂,剥开层层迷雾,我会看见怎样的你。

朦胧的梦境,两个身影在夕阳之下渐行渐远,残阳里,长长的倒影,执手相拥的爱恋,在甜蜜的拥吻中,逐渐谢幕。银发的***在黑暗里,眼里含带着哀恸,伸出的手扯不回最后的爱情。

“泽里佩,你放心,我会活着回来。”

黑暗中,低沉暗哑的嗓音,缓缓响起。那双紫色绚烂的眸,涌出层层叠叠晶莹的泪水。那些泪液,蔓延蔓延,汇聚成血色的汪洋,紫色的眸逐渐,逐渐蜕变为绯红,一成不变的,灿若星河。嘶哑的声音,发出苦苦的哀求,他说:“可不可以,不要......”

血色的泪,从眼角滑落,染红雪白的枕头。声音暗哑奇异,喃喃着:“可不可以.....不要....”于是睁开湿润的眼。狭长的凤目,血红的瞳仁,夹带着茫然与无助,充斥着哀怜。发现正讶异的注视自己的蓝眸,微愣了一下,绯红的眸子随后沾染上轻佻,蜕变为剔透的紫罗兰,僵在半空的手,缓缓放下。玉指抚脸,带下湿润的血色,在指间揉搓着,自嘲的轻笑。

“你哭了。”这,是多特利从没见过的模样。为何方才脆弱的模样,使自己死去的心脏,隐隐作痛。

“嗯哼?所以呢。”男人笑得妖娆,睡袍领口宽大,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慵懒且撩人。

“.......”看着他不紧不慢的样子,多特利一时间想不出言辞来回答。

“你一直在看我睡觉?”调皮的把下巴搁在多特利结实宽大的肩上,纤长的睫毛,扑闪如蝴蝶振翅,“就那么喜欢我?”

“我想知道的是,泽里佩究竟是什么样的呢。”随手把美人搂在怀中,注视着他绝世的妖颜,愈发的欢喜,被撩拨得泛滥的情怀,似乎在身体中冲撞,随时想要覆盖理智一般。

“什么样呢,”纤细的腰在冰冷的怀抱中扭动,寻找舒服的位置,“不就这样的吗。”

“我想不是吧。”宠溺的掐着泽里佩的脸颊,温柔的口吻否认这个答案。

微微皱眉,回忆冰凉柔软的唇吻,坐起身,正欲再次吻上前,却被手指摁住嘴唇,好看的眉皱起,满是哀怨的看着多特利。

“不行哦,”在光洁的额头上轻啄一下,“我是公爵大人不喜欢的变态。”

“啊哈,你还在耿耿于怀啊。真是小心眼呢。”娇嗔着,起身跨坐在多特利身上,强行的覆盖冰凉的唇。那是那么美好的感觉.....

多特利控制不住的开始吮吸,灵巧的翻身把泽里佩压着,一只手捉住泽里佩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是搂住纤细的腰身。小妖精啊....

“唔......”用力推开身上紧紧搂住自己的男人,“真粗鲁啊。你就那么的喜欢我?”

“我.....”

“啊哈,我也喜欢你啊。”他在笑,修长的美腿微微分开,任君采撷的模样。

“.......”

“难道你不喜欢我?”

这又是尴尬的沉默,多特利注视着被自己强行压倒的男人,危险的眯起双眸。我见犹怜的神情还有湿润了的眼,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可是这楚楚可怜的说辞更是让多特利感觉做错事一般,哭笑不得。不过,这分开的长腿,缠上自己的腰是怎么回事......

“啊,你真的不喜欢我。你这负心汉。”

“哈?我,负心汉?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你抱了我,亲了我,现在还想轻薄我,还说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这说的似乎确实是事实,可是,又不完全正确。

多特利翻身坐回床沿,背对着床上的泽里佩。往日的画面一一重现。人类时候,便天真的尝试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长期冰凉的躯体,以保护他为前提下无意识的搂抱;变成血族的日子里,自己总是对他宠溺且温柔,完全把他当成女性一般,宠着,惯着,任他对自己的各种恶作剧也是给予体谅的关怀。喜欢他卖弄风骚的模样,恶作剧得逞后坏坏的笑容,还有恶魔般堕落的容颜。轻浮的美与笑声,奇异的动人。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如同对待女性一般对待他,终有一天会情不自禁的想要给予他对女性一样的,爱。然而,这种念头似乎正在萌生,自己似乎正缓缓走向禁忌,这被诅咒的情啊。

冰凉细腻的手,缓缓环抱健壮的躯体,泽里佩把脸埋在黑色秀发披散的颈窝,薄唇轻启,冰凉的气息喷洒在多特利耳畔:“无论如何,前世今生,你只能属于我。”

“......”

“你很快就会重新回到我的怀抱中。”

“.......”

“我喜欢你啊。”这句话,似乎强有力的撼动多特利死去的心脏,不可思议的睁大湛蓝的双眼,看着妖娆的侧颜。

“这是禁忌。”

“你已经失去了神明,”玉指缠绕着十字架吊坠,在多特利眼前晃动。

“......”

“一无所有的心,还能有谁。”冰冷的手轻摁停止心跳的胸膛,“难道除了我,还能有别人吗。”

“......”

“不要这么看着我。很快你就会知道的。”甜腻一笑,强行拉着多特利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看着闭起双眼的男人,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洋溢着幸福。僵持着这个姿势,多特利合起双眼。这又是你觉得好玩的说词吧,可惜——

日渐一日的朝夕相处,冰冷触感交碰,注视你太美的笑颜,总是对你宠溺的自己,喜欢包容你所有坏坏的玩笑。是不是毒药让我沉迷,坏笑与阴险的目光,伴随着戏谑且浮夸的言辞,总是吸引着我的眼球。公爵大人,这你觉得好玩的说辞却是让我当了真。

热门小说推荐:爱难成〕〔柠檬心〕〔我的大腿是女鬼〕〔阿瑞斯特遣队〕〔冷翼〕〔魔门天下〕〔歪歪唐〕〔圣女的流浪〕〔我最爱的哥哥〕〔永夜镜〕〔窥探24小时〕〔穿到明朝拍电影〕〔半世凉月陌上流年〕〔逍遥破摩天〕〔虫典之主〕〔野妓〕〔医妃不为祸〕〔米虫的生活〕〔丧尸侠〕〔[征文]王牌杀手〕〔网游之郡主驾到〕〔虚衡魔道〕〔我是真的高手〕〔冷面总裁的邪魅妻〕〔荆棘之心〕〔竹马撩青梅〕〔余跃龙之异乱世界〕〔逆流而逝的这些年〕〔废子归来〕〔阴冥变脸〕〔米瑞斯之提线木偶〕〔艺校异校〕〔大侦探吴星〕〔恶魔启示录:只想抱着你〕〔半日浮生〕〔恭烛〕〔月照罗霄〕〔修罗武神后传〕〔胡言娱乐〕〔千年恋之三世之劫〕〔岁暮天寒双生缘〕〔永恒虚空的尽头〕〔歌坛天后之前缘今世〕〔天下帅〕〔王爷炖着才好吃〕〔苏三的快乐生活〕〔雨恋洋〕〔哈维海德薇与秘密武器〕〔花家有女花笙花〕〔有些回忆说给你听〕〔洛水殇〕〔印世神魔〕〔我死后的那些事儿〕〔鬼王盛宠小萌妃〕〔总裁可要爱上我〕〔涅槃成长〕〔EXO之触不可及〕〔终究还是爱〕〔守护甜心之紫芊之恋〕〔天下一人〕〔机甲战计〕〔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和美女刑警同居的日子〕〔允姬传〕〔与君还〕〔灵动一世〕〔三生霸体决〕〔回到滑国当王子〕〔启明之时〕〔君淑短引〕〔天涯有穷〕〔风月未晚〕〔多少人知道真相〕〔创始五侠〕〔暗黑破坏神之天涯沦落〕〔王者荣耀之异世穿越〕〔花千骨重生归来〕〔泪倾城雨倾下〕〔逍遥界主〕〔九龙望月杯〕〔烟沙亡骨〕〔东华凤九〕〔卿为皇者〕〔忘川水陵伦〕〔极武战帝〕〔伴脸人〕〔天机璇〕〔高冷总裁天价宝贝你要吗〕〔死灵者〕〔突异〕〔不受宠皇后重振妇纲〕〔残爱之欠我的梦〕〔停留的时光〕〔火影忍者神之系统〕〔爱妃万岁万岁万万岁〕〔真龙战天〕〔叶明悦〕〔解忧电台〕〔踩着朕的裙子啦〕〔谁说我是本土人〕〔兽妖少年〕〔穿越还是白银玩家〕〔天择令〕〔特案侦破录〕〔大牌丫头太腹黑〕〔希望是毁灭〕〔网络之刺客之砷〕〔三国末年的那些事〕〔时空遥远而依旧爱恋〕〔尸闻〕〔红尘仙子〕〔明曦佳梦〕〔剑殇凋零〕〔异能暴乱〕〔那一锦瑟流年〕〔将军楚铮〕〔我为魔却贪人间〕〔查理九世之七色死神雾〕〔我心向南身向北〕〔垂发盛年
最新入库小说:末世桐苓〕〔魔兽世界编年史〕〔觉醒之天下为敌〕〔末日狂帝〕〔道士爷爷〕〔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恶灵之刃〕〔永恒的长城〕〔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永寂山河〕〔苍茫末世〕〔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菲花之梦〕〔末世兽都〕〔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宇宙纵横〕〔永恒的长城〕〔永寂山河〕〔苏苏营救计划〕〔诡异童话〕〔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灵律神界之悲城〕〔女巫恋上猫〕〔盗墓王者〕〔夏娜同人系列〕〔三千纪元〕〔大时代战事〕〔梅萼调〕〔末世来临之末〕〔家有妖医〕〔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网游第二天堂〕〔觉醒之天下为敌〕〔网游之争王记〕〔末世兽都〕〔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神之迷域〕〔起源方程式〕〔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道士爷爷〕〔夏娜同人系列〕〔灵律神界之悲城〕〔洛克王国之征途〕〔未来神话〕〔有主见的方润〕〔构世〕〔走啊去捉鬼〕〔为你情深却浅缘〕〔诡异童话〕〔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构世〕〔超时代:自由世界〕〔诡镇怪谈〕〔妹妹是假少女〕〔夜色镇迷案〕〔炮哥小钢炮〕〔巅峰枪王〕〔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灵律神界之悲城〕〔末世桐苓〕〔夏娜同人系列〕〔三千纪元〕〔白日极夜〕〔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夏娜同人系列〕〔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构世〕〔凉凉的爱意〕〔炮哥小钢炮〕〔诡异童话〕〔鲸鲨暗河〕〔恶灵之刃〕〔构世〕〔道士爷爷〕〔永寂山河〕〔宇宙纵横〕〔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洛克王国之征途〕〔末日狂帝〕〔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超时代:自由世界〕〔利刃侠〕〔冰封炽热的世界〕〔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觉醒之天下为敌〕〔北武都尉司〕〔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血降〕〔宇宙纵横〕〔神之迷域〕〔敲响天际之门〕〔超时代:自由世界〕〔末日狂帝〕〔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最强末日系统〕〔苏苏营救计划〕〔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神坑穿越瓦罗兰〕〔起源方程式〕〔起源方程式〕〔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最强末日系统〕〔末世来临之末〕〔新夜半鬼叫门〕〔山海不平隔云天〕〔苍茫末世〕〔神坑穿越瓦罗兰〕〔年华独白〕〔末世桐苓〕〔鲸鲨暗河〕〔强宠小小姐〕〔赛尔号之雪舞暗夜〕〔带回一只女婴来〕〔末日狂帝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